王氏基金主席王成钊博士

给参加首次教育扶贫社会实践活动的学生们的一封信

 

给在美国的朋友们:

 

这是我写给参加清华大学首次暑期教育扶贫社会实践活动的学生们的一封信。今年有650多名申请者报名参加这个从7月到八月(2006)的扶贫项目。我非常感佩他们的热情和志愿服务精神。我相信,你们听到这个令人鼓舞的消息,也一定会很高兴。

 

祝各位暑期快乐!

 

王成钊

 

————————————————————————————————————

亲爱的北京朋友们、清华大学的学生们:

 

我明天就要回加州去了,不能与你们一一道别。所以我决定写这封信,跟你们分享这个故事。因为我们都在教育扶贫的项目之下同心协力地工作,为改善中国贫困群体的现状,帮助他们寻求更美好的明天而努力着。望务必保持联系!

 

请允许我先问你们一个问题:你是哪种海?

 

两千五百年前,中国哲人老子提出了这样一个深刻的见解:江河与海洋之所以能令千流万溪向而奔之,盖因其甘居低位,故能得天下溪流而纳之。所以哲人祈望,欲为人上者甘居人下,欲行人前者甘为人后。如此方能“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因而得人心;若率众而行,众必乐相跟从。

 

巴勒斯坦地区流传着关于两个海子的哲言,与老子的思想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两个海子一个是淡水的,鱼类生存其中,草木葱茏于岸,孩童们也喜欢在此嬉水。约旦河汇合了山间溪流注入此海,人们沿水建造家园,万物都因此海的存在而欣欣向荣。而同一条约旦河向南注入另一个海子。这个海子里却没有鱼虾,岸边不见绿草和住家,也没有孩子在此玩耍。水面上飘着腐臭的气味,人和动物都不会饮用。到底是什么让这两条相邻的海子如此不同呢?原因不在约旦河——河水流入两个海子时是同样的好水;也不在海子附近的土壤和农户。

 

原因在于,加利利海获得来水后并非只入不出。它流入多少水就流出多少水,入水量与出水量达到平衡。因此能够流水不腐。而另一个海子则相反,水一旦流入这个海子就不再流出,水流止于此海。结果呢,加利利海生生不息,而另一个海子只获不予,所以成了一处死水,被人称做死海。

 

在这个世界上也有两种人——死海型的与加利利海型的。前者只知从社会获取,而不愿反馈社会;后者则因得到之后乐于分享而永葆活力。 我相信,你们这些年轻而聪敏的清华学子,就都是加利利海型的人物。因为你们积极参加这个暑期教育扶贫社会实践活动,要把自己的时间、精力和在大学获得的知识和技能奉献给贫困地区需要帮助的人们。我为你们的行动和良好业绩所感动,因而写这封信给你们,愿你们快乐!

 

祝福中国未来的领导人!

 

Peter C.C. Wang